年羹尧是雍正帝最大的仇家,最后被列出92项大罪被勒令自裁而死。

另一个方面,年羹尧的亲妹妹、雍正帝妃子敦肃皇贵妃,没有因为其兄长之罪受处罚,且能够祔葬在泰陵地宫,仅从未被治罪和能够陪葬两个方面来看,好像是雍正真的将年羹尧与他的妹妹当成了两个互不相干的人,其实,现实中并不其然。

敦肃皇贵妃,年氏,汉军镶黄旗。湖广巡抚年遐龄的女儿,广东巡抚年希尧、川陕总督年羹尧的妹妹。年氏出生并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,受到了严格的、正统的封建教育和良好的文化教育。

早在康熙年间,年氏就已是皇四子胤禛的侧福晋,其地位仅次于孝敬皇后,高于乾隆帝的生母。

年氏端庄淑贤,通情达理,深受胤禛的宠爱。

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三月十二日酉时生皇四女。

康熙五十九年(1720年)五月二十五日生皇七子福宜。

康熙六十年(1721年)十月初九日生皇八子福惠。

胤禛即位后,年氏于雍正元年(1723年)二月十四日被封为贵妃,同年五月初十日生皇九子福沛。十二月二十二日举行贵妃的册封礼。

年氏虽然是一位女流,但善于观察事物,很有政治头脑。她深知兄长年羹尧有拥戴之功,是皇帝的宠臣,以后又屡立战功,加官晋爵,荣耀异常。但自古以来,伴君如伴虎。而她素闻兄长不仅恃宠而骄,狂妄自大,更为严重的是目无君主、欺压群臣、僭越违制。

年氏虽然从皇帝的言谈话语中洞察出对兄长的不满,但她不相信兄长会做出不轨之事,内心只是希望社会上的传言是因为嫉妒而编造出来的诽谤。然而雍正二年(1724年)年氏回家省亲,使她开始相信传言是真的了。为此年氏为其兄整日地担惊受怕,忐忑不安。因为她在家里看到了被兄长霸占强娶的蒙古贝勒之女,看到了年府的家人们身穿朝服与国家命官平起平坐,看到了兄长年羹尧妄自尊大、狂傲骄纵的神态。回到皇宫以后,她思前虑后,权衡利弊,决定以退为守,也许还能保住她哥哥的性命,于是她把回家看到的一切如实地都告诉了皇上,并表示了对兄长的不满。

年羹尧

雍正帝对年氏这种忠君爱国、大义灭亲的精神所感动,但却没有因为年氏而宽恕年羹尧,依然加紧对年羹尧的打击行动。年氏本来身体就虚弱,加之长期为兄长担惊受怕,寝食不安,体质越来越差,到雍正三年(1725年)十一月已经病情严重,最后竟然卧床不起。十一月十五日雍正帝也预感到年氏的病情不妙,于是向礼部发出一道谕旨,交代年氏的后事。

雍正帝对于年氏所作所为说不出丝毫的差错,但他本人借口公家公务繁忙而不去探视,仅以医生治疗为说词。虽说是在这个时候特意加封年氏为皇贵妃,但这也只是一种变相的冷落,因为这个时候正是雍正帝忙于策划年羹尧的罪行。雍正三年(1725年)十一月二十二日,刚晋升为皇贵妃7天的年氏,尚未来得及行册封礼就病死在圆明园。也就在这个月,其兄年羹尧被逮回京受审,年氏死后刚半个月,年羹尧被赐令自尽。

雍正帝

年氏本来体弱多病,她为胤禛生的三子一女连续夭亡,心情不好,又缺少夫爱,加之整日为自己兄长安危担惊受怕,她的死亡在一定程度上与雍正帝有一定的责任。

雍正三年(1725年)十一月二十八日,年氏金棺由圆明园奉移到阜成门外十里庄殡宫暂安。十二月被册谥为敦肃皇贵妃。乾隆二年(1737年)二月二十二日,敦肃皇贵妃金棺随孝敬皇后梓宫奉移泰陵,三月初二日辰时葬入泰陵地宫,金棺位于雍正帝梓宫右(西)侧,比左侧的孝敬皇后的梓宫稍后些,以示尊卑有别。

贵妃年氏

敦肃皇贵妃年氏能祔葬在泰陵地宫,究竟是雍正帝的本意还是乾隆帝做主安排的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但年氏因其兄功劳晋升为贵妃,后又晋升为皇贵妃,没有因其罪受处罚,这在历史上还是少见的。

是因其深明大义得宠,还是生育功劳大,且有待研究;但她的死,与其兄获罪和雍正帝的冷落,还是有很大关系的。

首页体育